联系我们

ag官方网站|开户
地址: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武夷山路1518号枣庄国际大厦15层
电话:0632-8620707 
传真:0632-8620909 
E-mail:sxzz2018@163.com
刑辩拾萃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刑辩者说 > 刑辩拾萃

关于申请类律师文书的讨论

 

关于申请类律师文书的讨论

刘晓丽 律师

上周谈到意见类律师文书的规范性和辨识度问题,本周想就申请类律师文书的写法和注意事项,与各位探讨一下。申请类文书,在律师的刑事诉讼工程中,可谓用的最多、最广、最随手拈来的一种,但是这种文书到底该怎么写,写到什么程度,如何把握尺度和分寸,笔者认为仍需要不断研判和总结。

 一、申请类文书在实践中具有广泛适用性

刑事诉讼法的诉讼进展,总体来说,是依据诉讼职能配比,根据实现程序的正义价值而设计的,在这个程序中,赋予控辩双方,特别是赋予辩方若干唤起程序、推进程序、变更程序、还原程序的机会,在这种机会面前,需要辩护人或者代理人代表自己或者被告人去申请,而我们也仅仅是有申请权,决定权在各阶段的诉讼机关掌握,因此,申请是否能说服决策机关并获得批准,主要取决于我们的申请是否有理、有据。

申请类文书的特点有以下几个:

第一、这是一种程序上的请求,结果具有不确定性

第二、适用范围较广

第三、申请权的来源基本上是基于辩护权所取得

第四、文书启动程序效果不理想

实践中,申请类文书常见以下问题:

1、写法简单粗暴

笔者见过几份证人出庭申请和调取证据申请,正文部分只有“依法申请某某某出庭做证”,或者“申请调取能够证明嫌疑人辩解的证据”,让拿到文书的人无从考虑,能否同意、应否同意。

2、不写法律依据

最常见的是“依据法律规定”或者“依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没毛病?不。不写法律依据的原因在于,可能不知道具体申请的原因和程序,只知道这个权利而已;不写法律依据的后果在于,申请理由不准确,容易被驳回。

3、没有事实与理由

申请一项诉讼行为或者启动某项诉讼程序,是需要事实进行铺垫,需要陈述理由,这种理由不外乎事实上的理由、证据上的理由、程序上的需要,但是有些申请文书就看不到这些理由,就是为了申请而申请,没有说服的诚意,何来赞同的后果。

4、格式混乱,上层指导不力

中华全国律协仅仅在2001年下发过律师使用文书格式样本19种,其中对于申请类文书给出的范本是“填充式”,只有干干巴巴的几行字而已,导致在实务中,大部分律师根据自己的理解制作文书。

二、申请类文书的形式要件

以证人出庭申请书为例,我们谈谈形式和格式的问题。

标题:证人出庭申请书

首部:申请人:姓名+身份+服务场所+联系方式

      申请事由:申请依法通知证人xxx、证人xxx出庭做证(接受质证)

正文:事实与理由:写明申请者的身份及诉讼阶段,写明事实存在疑点和需要证人出庭证实或者就哪些部分证言接受质证,表述证人证言对案件事实的重要证明价值,然后写明申请出庭的法律依据,具体到法条。

尾部:行文对象:即法院全称

      落款为申请人手写签名、申请时间

      附项为证人详细身份、住址、联系方式、电话号码等信息。

三、申请类文书的执笔写法

除了上述格式性要求外,对于几种常见的申请类文书,笔者建议在具体书写时还需要同时注意以下几个小细节。

(一)申请事由要根据立法原意充分说理

最典型的莫过于排非申请,例如根据《刑事诉讼法》58条规定,申请排除非法性证据是一个依据严格申请唤起的程序,在排非理由的陈述中,需要花费较大篇幅陈述事实,比如嫌疑人遭受非法讯问的时间、地点、手段、行为过程、后果、参与人员、情节等基本要素,同时提供这些理由确实存在或者不排除合理性怀疑的线索、材料,以此动摇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对证据合法性产生怀疑,从而决定是否启动该排非程序。因此,在上述理由的陈述时,要同时代入嫌疑人本人对于事实的表述,还要立足于辩护人身份依据法律规定和立法原意阐述基于上述描述而确有必要启动排非的理由,即“既有事实、又有理由”,这种申请书才能起到说理充分、理由确凿的作用和价值。

还比如重新鉴定申请书,《刑事诉讼法》148规定辩护人有权申请重新鉴定、勘验,貌似没有规定什么情况下可以允许重新鉴定,因此有些辩护人在申请时,就简单的表述为“申请对某某某事项进行重新鉴定”。笔者认为,凡是涉及重新鉴定、重新调取证据、复核证据的申请,都属于对原有证据或者新证据的取证活动,是需要陈述详细申请事由的,不要担心这种书面理由的陈述会提前暴露自己的质证观点,本身这种申请就属于证据辩护的一种积极形式,法庭调查的质证意见发表是消极形式,在诉讼目的取舍时,应当首先服从积极辩护的需要。当然,这就需要辩护人反复锤炼、思考自己的申请理由是否经得起推敲、是否足以说服法官、是否能立足于刑事证据规则而不败。

(二)要有意识的针对申请理由进行举证

目前,在各类申请中,除了排非申请刑诉法要求“提供线索或者材料”,其他申请尚无举证之要求,但是,基于申请事由的说服力和必要性,实践中我们基本都围绕申请事由进行举证,只不过证明程度各有不同罢了。比如,取保候审申请书,有时候我们为了说明谅解情节,会举出谅解书复印件;为了说明被告人家庭困难或者身体不好,我们会举出村委会居委会的证明、诊断证明或者病例等材料。其他申请书亦然。所以说,我们应当建立起针对自己申请举证的观念,这种证据不一定是新的证据材料,可以是线索、可以是文章观点、可以是判例、也可以是卷宗中现有的材料复印件,一言以蔽之,凡是能佐证申请正文中笔者观点、依据和论据的材料,都可以在申请书附项中提供。

(三)准确把握递交申请的时期、阶段

目前可知的几个规律是:

1、强制措施的各类申请在各个阶段都可以提交,但是侦查阶段批捕前是必须提交的,羁押必要性审查与之可以配合;

2、针对法庭调查的各种申请比如排非、取证、鉴定、出庭等,应当在庭前会议时提交,但更应该提前告知审判人员,建议其召开庭前会议以便于自己递交申请;

3、针对证据类申请要注意庭审后及时递交,以和庭审过程中的证据辩护相匹配;

4、在各个诉讼阶段,依据自己诉讼目的不同,可以随机递交一些证据类申请。

综上,准确的把握递交各种申请的时机,就是判断自己辩护举措的力度、维度和深入度,需要和案件的有效辩护相结合,同时注意不要被当事人或者委托人所左右,从而打乱自己的工作节奏,对案件辩护带来负面作用,或者浪费程序。

ag官方网站|开户 页面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武夷山路1518号枣庄国际大厦15层  电话:0632-8620707 传真:0632-8620909 E-mail:sxzz2018@163.com
工信部备案:鲁ICP备08106044号